手持那個蛋丁

灣家。全職粉。葉黃還不領證嗎?

#私設有
#隨打



喻文州騎起車來是絕對的安全駕駛,不緊不慢,沿著路緣讓出給小孩兒嬉鬧的路。

少年白衫下的腰板打得挺直,衣服下擺本是在出門前一絲不苟地紮進褲腰裡頭,此時卻隨次次蹭蹬而被曳出一角,起起伏伏、像極了一截魚尾。
制服的褲子是緊的,又或是在證明青春期的少年抽高的速度有多快,初春時恰到好處的褲管在屈膝時已無法蓋過細瘦的一截白。黑褲白襪,標準的學生打扮。

十六七歲的年紀,正是夕陽下追趕跑跳的時候,他卻喜歡用自己的節奏騎著那台白色淑女車,側背包擱在前面菜籃,手機一併放在裡頭播著電台的外文歌,悠悠地行、悠悠地哼。偶爾遇上剛放小學的鄰居妹妹便把人載上,確定孩子的小手牢牢捉緊自己衣襬才蹬步而出,一大一小落給地面紅磚大片剪影。
他會先把妹妹放下,在門口跟她揮手再見後才回去停車,從籃裡把背包掛到肩上後開始翻找起放在其中的鑰匙。書包是整齊的,但架不住課業繁重帶來的大沓參考書,鑰匙總是被擠落書與書中的夾縫,小小一把,上面什麼也沒掛。

不好找構不成太大的困擾,有時候他只是想站在門口,看看等等會不會遇到先下班回來的母親,然後跟著那聲阿州一起回家。

评论 ( 9 )
热度 ( 15 )

© 手持那個蛋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