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那個蛋丁

灣家。全職粉。葉黃還不領證嗎?

###下面跟葉黃無關甭看


###看了歡迎幫我掛科




說不上是甚麼花,朵朵嫩白生得是非常張揚了。


每周總有兩天會經過那條小路,行人道分了一半給自行車,剩下的空間原想與一片花花草草和諧相處,卻唯有它一枝獨秀、小霸王似的攔住來往行人。


不,這麼說不恰當,它並沒有這麼俗氣;更像初春的少女,每夜挽鏡自憐還不夠,畢竟不是大家閨秀,自然可以伸出纖纖玉手向路客招呼,脆生生地叫出你的名--請留步呀。


你停下,它卻突然羞紅了臉、怯生生地拉住你衣襬一角,方才的活潑不知被扔到了哪個角落。


好看麼?


好看,怎麼會不好看。


甚至想跟你分享有多好看,從包包拿出手機本來打算為它留影,卻又在按下快門前放下。我想回去用文字跟你說、或者像現在這樣明明不會畫花卻堅持獻醜;我總覺得這是很快樂的一件事,像是跟自己或跟你之間還有一件尚未實現的約定。


非常任性,因為這代表我們還可以用上我們這個詞。約定就是這樣呀,翻開民法也是一樣的,規定私人間的契約,所以在結束之前都是被綁住的兩個個體。


但你不需要這樣的束縛,任何人都不需要被這般病態的希望拖住。


我希望你飛也真心祝福你,我的朋友。


但同時我又極其自私,希望你放慢腳步等等我;希望你看到一串廢話又沒有勇氣走到你面前大聲說出來;希望自己一夜成長卻懷著孩子氣的夢縮在一隅不願睜眼。


這就是我很糟糕的地方了,其實我甚至不該說出這些有的沒的,希望你沒看到。明明不想給你添麻煩了卻這麼自私真的很抱歉。


我已經不知道我究竟想要你看到還是沒看到啦,我只確定我等等送出去後要消失個十天八個月等我的臉長回來了。


其實根本沒那麼嚴重,對吧?


對了關於葉黃如果分手的原因,我想不到了,不過這次我會努力留著一片空白,不下約定啦。




I wish you a lovely fortune.


還有這真的不是訣別信別拜託以後還是要聽我講廢話(

评论 ( 14 )
热度 ( 68 )

© 手持那個蛋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