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持那個蛋丁

灣家。全職粉。葉黃還不領證嗎?

一場充滿智慧氣息的價值觀輸出

#一個有病而且不好笑的智障段子


黃少天感覺牙齒後面怪怪的,手伸到裡面一摸,感覺是要長智齒啦。長智齒意味著甚麼,意謂他二十幾年來漂亮整齊的牙要歪了;歪了會怎麼樣,歪了就要戴牙套;戴牙套又代表一件事,那就是他不能再隨他開心愛吃啥吃啥,也不能吃巷子口那間雜貨鋪賣的麥芽糖。


更重要的是,他不能再仗著嘴饞要葉修給他買零食了。他好委屈、他好絕望,他丟下牙刷跳到床上十萬火急地開始撓起了被窩裡另一個人。


怎麼能不急呢,這可是生死存亡的問題!


被撓起來眼都還沒睜開的葉修冷靜地接受三分鐘的邏輯問題醒腦,等黃少天第三次拉著自己的手試圖放到他嘴裡摸那顆剛長出來的牙齒時,葉修像是終於醒過來,接了一句。
那你拔吧。


也可能沒醒。


黃少天更急啦,拔牙那問題可大了,要拔牙就要打麻醉、打麻醉他說話就不利索了,還不得被葉修這傢伙趁機欺負!


還有,他怕痛。


他不開心地扁了嘴,說你都不懂,智齒這東西有甚麼用嗎?沒有!
你不能拿牠吃東西,不能咀嚼,完全喪失作為一顆牙齒的尊嚴;你卻還要因為這顆根本不能稱做牙齒的牙齒遭受各種痛苦!


你甚至刷不到他!


這是牙齒嗎!我們人類一直以為大自然是愛我們的,但事實是按照大自然的規律他不會創造沒有用處的東西,一切應臻於圓滿的,但他給了我們這種根本沒用的東西!
我們只會蛀牙,爛掉,最後掛掉,懂嗎! 

這就是我們悲傷的命運! 

黃少天憂傷地說。 


所以你拔嗎? 

好吧,我拔。

评论 ( 6 )
热度 ( 46 )

© 手持那個蛋丁 | Powered by LOFTER